66.133.87,217 文史宴|聊聊近体诗的诗题

时间:2020-01-09 14:02:20 来源: 网络

66.133.87,217 文史宴|聊聊近体诗的诗题

66.133.87,217,文/冰砚

笔者上网有个嗜好,专爱看各个聊天群里面诗友贴诗,有些是前人的,有些是今人的,几年时间下来,多有受益,也借此知道了好些前人的名作。唯独有一点,很多诗友在贴诗的同时,经常忘记把题目一并发过来。

用诗题说事

其中有一些诗意明确、指向性很强的作品,不看题目也就能读个大概明白。但有相当一部分诗,不看题目就让人费解了,尤其是有序的诗以及用较长题目叙说本事的诗。

这一类诗若不结合题目来看,就好比你去看电影,电影里面的演员都戴着墨镜,瞅不出个眉眼高低。试想一下,给你一组名人照片,上面的人都戴着大墨镜,让你辨认这些个人是谁。有的时候,甚至连口罩都戴上了,你瞅着他挺眼熟,觉得他是张三或是李四,他摘了口罩你一看,结果是王二麻子。

若是这般猜法,我想所有人首先能辨认出来的都一定是他——瞎子阿炳,因为现今还活着的人,谁也没见过他不戴墨镜的样子。

瞎子阿炳

有趣的是,阿炳的代表作,原本也是一首没有题目的曲子,他操二胡几十年来,信手挥洒,把万般感慨融入到弓弦上,逐渐形成了这首曲子,而现今我们说的《二泉映月》则是他录这首曲子的时候,跟杨荫浏先生临时取的名。

有题与无题

阿炳或许不知道,往前数个一千年多点,晚唐有一位大诗人,他作了几首诗,或是这几首诗已经耗费了他太多的心力,以至于他无法再分出一丝精神来为那个让他想到就会伤心的题目而怅触;又或许是诗中所写的内容他本人也觉得迷惘,里面所载的情景只若有若无的在脑子里或长或短的驻留过,因此他也给不出一个确切的题目。

所以他的一首诗,就取了头两个字作题目——《锦瑟》。另外的几首,干脆就叫作“无题”了。

锦瑟无端五十弦

当然,我们并不能说李义山(李商隐)的这些作品就是无题诗的滥觞,往更古里面说,《诗经》里面有很多可以算作无题诗,而“率半思妇劳人之辞”的《古诗十九首》,也当视作失题。只是这一形式到了李义山手里才真正发扬光大,为后世不欲人知又不吐不快的作品开创了一个模板。

咏物与猜谜

既然是聊诗的题目了,那么不得不谈跟题目关系最有趣的一类诗——咏物诗了。这一题材的诗起源极早,唐时则日益多了起来,成为诗中专门的一个门类,自宋已还,到了明清则真正的“成熟”,并形成一个专门的体例。

这里所谓的“成熟”,有一个标志,那就是诗的内容不能有题面中所咏之物的字词出现(主要就近体而言),唐人宋人已经有意识地规避,但犯题的情况时有一见,像“西陆蝉声唱”《在狱咏蝉》、“山寺桃花始盛开”《大林寺桃花》即是,至明清则非常罕见了。

因此,袁子才(袁枚)说咏物诗若无寄托便是儿童猜谜。从“猜谜”这两个字就看得出其特点。

虽然咏物诗多少都有猜谜的意思在,但并不代表就可以不看题目了。不信的话,我们试着看首清代宋荔裳(宋琬)的诗:

银花烂熳委筠筐,锦带吴钩总擅长。

千载专诸留侠骨,至今匕箸尚飞霜。

现在诗到手了,我就来猜猜他写的是什么。

宋琬是在咏槐花吗?

看头一句,银色的花要装满一筐子,若说寻常摘花拿回去插瓶,几枝也就够了,即便多采,委放在竹筐里面也容易压坏掉,那他这是干什么呢?宋琬是山东人,宋莱阳嘛。在我们山东,历来有槐花入馔的习惯,这么想,大概他是采槐花去了。

接下去看,“锦带吴钩总擅长”,这就跟头一句贴合了,别人采槐花用勾杆子,他则要保持诗人的范儿,用锦带绑着吴钩,扔到树上一搂便采得了,可称擅长。

再来就是第三句了,“千载专诸留侠骨”,这得琢磨琢磨,要说专诸,我们都知道他借着进鱼炙的机会,从鱼肚子掏出那柄大名鼎鼎的鱼肠剑,将吴王僚刺死,使公子光上位,自己则落了个乱刃分尸。这似乎跟诗联系不大啊,再仔细想想,有了!专诸为了刺王僚,曾专门学过厨艺,被后世的厨子奉为祖师爷。原来这是说将槐花采回去仔细烹饪,前人用典之活络,可见一斑矣。

那最后一句“至今匕箸尚飞霜”的意思就很明确了,这是开吃了。

若这么解读,似乎也颇能自圆其说。然而拿过诗的原题来一看——《刀鱼》,刚才费半天劲琢磨出来的意思,原来是闹了个大笑话。

原来是刀鱼!

另有一种情况,就更有意思了。好比义山写蝉,有那么一句“五更疏欲断”,用“疏欲断”来描摹蝉在五更时的残唱,极为传神。然而不知题目去看,这句简直不通嘛,五更是说时间,时间是连续的,怎么能说疏欲断呢?

一个题目的差别,对句子造成的影响不啻霄壤。平时读诗的时候多留神,就会发现这样倚靠题目而发挥的句子不在少数,可知文与题之间关系的重要性。

前面啰啰嗦嗦说了许多,其实主要是讲了必须结合题目来读的诗,至于以题代序的诗、无题诗、咏物诗之外的其他门类,就不作赘言了。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文史宴

更多、更新的好文章

我们的宗旨是普及、趣味、新颖

熟悉历史陌生化,陌生历史普及化